首頁‎ > ‎主題專欄‎ > ‎

走向紅毯另一端-對台灣的真情告白

愛!真的需要勇氣;
經營!需要許多的磨合;
維持!感謝許多好朋友們的加油打氣。

在這夜深人靜的夜裡,我時常在回憶、思考…

終身都需要依靠輪椅當腳;人力協助當手的我來說。能有今天的一點點小成績。對我來說,很慶幸的能生長在家長都樂觀正向的家庭中。才得以讓從小就坐輪椅的我,有自信陽光的心來與這多元的社會互動。我相信所有的人都一定有他們辛苦的一面,對於我的家庭來說。當時的社會環境對障礙者的觀念薄弱,也讓我們走了不少的冤枉路。不過這一切經驗是值得的,讓我成人入社會後,可以有同理心的為台灣身心障礙族群一同努力。

現在二十七歲的我,回想成長中的經驗。發現到,從小就有障礙的小小障礙者,真的需要這國家與社會的支持協助,是第一時間就必需介入的。每位父母都希望孩子贏在學習的起跑點。但是有障礙的孩子們在成長與學習,必需比他人多花一份力氣和時間先解決自身的不方便後,有餘力才有辦法學習與玩樂。我們是否應該更疼惜障礙孩子的父母呢?有許多的父母生下這樣的孩子,讓他們非常的無助與心慌。我的父母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,他們直到了我小學四年級才知道要幫我申請身心障礙手冊。這還是一位好心的鄰居阿姨告訴我母親的。回想到至今,我很感謝這位阿姨。雖然只是一個很微小的資訊,但是對於支持一位有障礙的孩子,是非常的迫切需要。

期待教育平權,讓身心障礙者有步入社會的競爭力

我很感恩學習的路上遇到的都是良善對待。但是學習生活中,因為家長的工作無法到校照顧。所以,我在學校只能到處,麻煩同學協助生活的大小事。小孩照顧小孩,看似是一種愛心的行為表現。但是實際上的經驗,長期需要協助的身障孩子,在人際關係上會比較低落,比較有不公平的待遇。

[caption id="attachment_293" align="alignright" width="300"]2012年教育平權大遊行 2012年教育平權大遊行[/caption]

我步入社會後,開始用電動輪椅。深刻的發現到,有能力決定想要的事物,是件多美妙的事!這是坐手推輪椅,需靠人移動時體會不到的過程。所以,我們如果讓這些小障礙者們,得到充份又適當的協助,他們的成長將更加的精彩。如果我們的社會,從小就用「同理心」對待他人,而非「同情心」。這效果會讓社會更加進步、更加和諧。也會讓從小就有障礙的小朋友們,更加的可以活的有自信、表現自我、努力付出。

如果時間可以回到過去,我深刻的體會到。小障礙者在求學的過程中,我們的教育若能給予適合的輔具、適當的支持人力、開放的心胸、無障礙學習環境及給父母親的支持。這可以讓障礙的學生們,有平等的學習機會,更公平的競爭能力。期待這是對國家與社會的良性發展。

多一份同理心,讓社會更有競爭力

為什麼我會一直強調「同理心」呢?在我的成長過程中,校園生活大大小小的協助,都是靠著「愛心同學」來牽絆著需要幫助的障礙同學。久而久之下,障礙學生在同儕面前展現出自己的無能,處處需靠他人的幫助。這樣的人格養成,怎麼會是健康的呢?心智成熟後,進入多元社會中,所受到的挫折一定會比在學校來的更多。出了社會後,漸漸發現到台灣這片土地的美麗。不知不覺的發現到自己想更珍惜台灣的美好。開始了我與伙伴們的倡議之路。輪椅走在現實的環境,就是那邊過不去、這邊上不來,大多數就只能像英文所說的Go Window Shopping。但是,開始戀愛後,就發現到處處的困難、處處的限制。自己一個人時,覺得大不了不要買、不要吃或外帶。約會時,遇到的環境障礙,時時讓我由內心開始感到自卑。

[caption id="attachment_295" align="alignleft" width="199"]2011年「下個百年,沒有障礙」大遊行 我們互相支持,讓這社會更友善! 2011年「下個百年,沒有障礙」大遊行
我們互相支持,讓這社會更友善![/caption]

幸福的是,我們懂得溝通、相互體諒及自我的成長(面對障礙的克服)。這讓我們的感情更為堅定。許多社會的障礙往往是建立在「愛心」的思維下。人們很直接的思考到,你不方便,我們來抬你;或是你不方便,我們幫你買。這個看似貼心的行為,卻深深的影響到障礙者習慣由他人來決定。當人被保護久了、被忽略或壓抑久了。人會失去自己的競爭力與關閉學習的心。所以我們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們,將障礙拋腦後,挺身而出來改變這個社會。就是希望人們可以多一份「同理心」。身心障礙者,只是部份的不方便,而不是完全的失能。

希望我簡單的拋出「同理心」這個概念,可以讓社會大眾們了解,無障礙環境是一種人人皆可的建設、身障者用的輔具是個將資源節流的方法、教育平權是展現國家實力的成果。我們不是只想依賴著政府的幫助。我們也非常的希望,將自己的力量用來幫助這個國家。達到取之於社會,用之於社會的精神。

請大家支持重障者自立生活

我想在此宣佈,我將與交往近七年的女朋友—誼芳,準備結婚了!

[caption id="attachment_296" align="alignleft" width="300"]在許多時後,我需要誼芳協助我一些事情。 這是我們在搭火車,要吃東西的狀況。 在許多時後,我需要誼芳協助我一些事情。
這是我們在搭火車,要吃東西的狀況。[/caption]

我們這重障者與直立人的組合,跟一般情侶沒什麼不一樣。這一路走來,我會黏在一起、會想約會、想旅遊、當然也會吵架、我們會一起笑、也會一起哭、更會為了無聊的小事鬥鬥嘴……這時許多人也一定會想,誼芳跟這處處要依靠人幫助的重障者交往,她一定很辛苦。我想說的是,人人羨慕的高富帥與第一大美女交往,也是會有辛苦、困頓的一面。所以,我們沒有什麼不一樣。雖然輪子是我的雙腳,但是跑的比一般人還要快。所以我可以幫我的小公主,送便當到公司給她吃;下大雨時,一通電話來,我穿著雨衣,二話不話的把乾褲子送到公司去。當她鬧脾氣時、大姨媽來時,我就化身為專業的心理輔導師,陪在她身邊讓她任性一下。

當然,誼芳需協助我肢體方面的支持。所以,我希望人生是我自己可選擇的。我們障礙者只需要國家給予適當的支持、協助,我們就可以是一位獨立的個體。當這些政策尚未充足時,我們也會攜手前進,遇到的困難就是讓我們茁壯的肥料。希望我們這顆愛的種子,可以影響更多人提升對「感情」、「愛」與「責任」的思維與正面的態度。這個社會需要溫暖的陽光來照耀每個人的心。期許我們未來可以帶領更多的人可以勇敢去愛、幫助社會、充滿希望。

反歧視讓社會更健康

[caption id="attachment_300" align="alignright" width="300"]2012台北同志大遊行:革命婚姻──婚姻平權,伴侶多元 我們是異性戀者,同志是我們的好朋友! 我們一同支持同志婚姻合法化! 2012台北同志大遊行:革命婚姻──婚姻平權,伴侶多元
我們是異性戀者,同志是我們的好朋友!
我們一同支持同志婚姻合法化![/caption]

可愛的台灣就是因為有多元文化的滋潤。小學的社會課提到很重要的中心思想就是「多數要尊重少數」。多數決定的社會,有時不一樣的聲音,無意間就被淹沒。我覺得隨著時代的進步、思想的開放、資訊的多元,讓人權議題得到了許多人的關注。

我比喻身心障礙者談戀愛,是一種社會運動的表現。當然,我不希望造成身心障礙者與社會大眾的對立。而是希望大家可以手牽手的融入在每個社區之中。這是個在正常不過的現象了。台灣早期的文化,對身心障礙者有些刻板印象。提到身心障礙者就很直接等於弱勢。我覺得有句話說的非常好:「愛使人更加堅定,也讓人成長」。無論你是什麼樣的戀愛組合。這過程中必定充滿了關注、充滿了不放心。我可以體諒這一切的負面言語,因為文化並沒有迅速更正這些觀念與想法。就連我正面思考的父母親,他們也很難想像到,我帶領群眾走上街頭的樣子。

我要跟自己的族人們說:「愛別人前,一定要先愛自己」。我們可以先強壯自己時,我們就可以有正面的能量來融入這個社會。我也說:「障礙是我們很好的防護網,能進來的一定都是沒有敵意的」。我們也必需先體諒一下別人的反對聲音。因為他沒有惡意,只是心疼自己的孩子是否要受苦?所以我們更應該展現自我給他人看。我們必需要先對自己「反歧視」。另外,伴侶們之間我提醒一定要「溝通」,溝通的長短決定著交往的走向。

當我們準備好時,我想要對國家與社會的朋友們說。雖然我的身體看起來很弱,但是我的腦子是有實力的。雖然你們覺得我的手腳無力,但是我對老婆是疼惜萬分。我們不想與大家對立,只是因為不了解而誤解。所以希望執政者在訂定政策時,可以多與身心障礙者多多討論。因為我們最了解自己需要什麼。更希望您們可以打破保護的窠臼,促進「自立生活」的推動。這可以讓政府省很多資源,也可以讓更多身心障礙者投入勞動市場,提升台灣的多元實力。隨著時代的進步,期待人們可以與身心障礙者有良善的互動。因為人是群居而生,友善的社會需要每個人一同耕耘。

誼芳與我能牽手走到至今,我們感恩身邊的所有人。我們也覺得很有福氣,跟其他情侶相比,我們得到滿滿的祝福與掌聲。我們希望將這份福氣分享給到社會的每個角落。因為有你們,讓愛很珍貴的被呈現。

[caption id="attachment_301" align="aligncenter" width="300"]秀芷姊是我們第一位知道我們囍訊的朋友。在點燈的活動。 秀芷姊是我們第一位知道我們囍訊的朋友。在點燈的活動。[/caption]
Comments